栏目头部广告

建瓯唱曲子

建瓯“唱曲子”是流行于建瓯方言区,用建瓯方言进行演唱的、唯一形态完备的曲艺品种,多用于佛诞庙会娱神及大户人家婚庆寿诞堂会宴请等,其从艺者皆为盲人,多为单人演唱,除演唱者手中执鼓外,不需其它乐器。流行于建瓯、松溪、政和、武夷山和建阳等建瓯方言区,覆盖人口在200万上下。2009年,建瓯唱曲子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建瓯“唱曲子”最早可追溯到唐武德年间的古建州,至今已有近1400年历史,堪称曲艺中的“活化石”。旧时的建瓯唱曲子艺人均为盲人,他们无依无靠,以沿街说唱乞讨为生,故伴奏乐器也十分简单,方便携带。后来人们发现盲人唱曲心无旁骛,正所谓“眼不见为净”,韵味纯正,建瓯唱曲子才渐渐得到认可,登上了“大雅之堂”。不光是在戏园子上演,有钱人家凡遇红白喜事,总要邀请唱曲子艺人到家唱上几曲,有时甚至唱“连台本戏”,一唱就是好几天,常唱曲目有《薛仁贵征东》《二度梅》《百美图》等十几出。建国初至“文革”前,建瓯“唱曲子”极为兴盛,尤其1953年至1958年,县民政局设立“残疾人教育院”,当年从艺、授艺者不下七八十人。

民国时期的建瓯方言区,唱曲子成了一种时尚,简直就是“流行歌曲”,连黄包车车夫张口也能来上几句。新中国成立后,为了配合各阶段的中心任务,宣传党的方针和政策,建瓯唱曲子又新编了许多唱本,代表曲目有《三门街》等。建瓯唱曲子盲人谢德兴(1910-1972)经常应邀到街道居委会为群众演出,还定期在人民广播站(今建瓯人民广播电台)曲艺节目中演播,深受好评,经常出现一大堆人挤在一起收听广播的盛况。在建瓯,“德兴仔”的名字至今家喻户晓,传为美谈。

文革期间,唱曲子一度受到冲击,被当作封资修扫进“垃圾堆"。改革开放后,政府采取抢救性措施,在市文化馆设立建瓯“唱曲子”工作室,配备精干力量,一方面收集整理传统曲目,一方面推出新编曲目。近年来,由市文化馆唱曲子工作室陈彬铨编剧,赵小红作曲的曲目在省市频频获奖,其中以廖俊波生前事迹为题材的建瓯“唱曲子”《我是小人物》,获“乡音乡情中国梦”南平市第七届农村文化艺术节一等奖。

建瓯“唱曲子”吸收了地方戏、山歌和儿歌等民间曲调精华,在说唱中夹入大量的熟语,具有较高的语言学研究价值。在以前没有盲文的条件下,建瓯“唱曲子”作为盲人说唱艺术,只能依靠口传心授的方式进行传承,从研究民间口头文学的角度看,同样有着重要的价值。以建瓯方言演唱的传统语言艺术建瓯“唱曲子”,其语言本身及语言中保留的巨量熟语、俗语、谚语等,具有语言学研究方面的学术价值。在旧社会没有盲文的情况下,唱曲子作为盲人说唱,只能依靠口口相传的形式进行传承,对民间口头文学也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。同时,其演唱内容中“劝善”最为多见,对社会文明与道德建设有积极的促进作用。

  建瓯“唱曲子”的表演形式有两种,一种是最为基本的、经常性的演唱的方式,即以单人(传统上都是盲人)执竹板小棒连说带唱的方式,演唱内容可以是小段、小本或大本,演唱的曲调比较自由;另一种演唱方式俗称《唱目莲》,即多位盲艺人举着“目莲牌”,一人领唱、三1腔,结群下乡演唱,演唱内容多为消灾祈福。建瓯“唱曲子”采用较为固定的地方民间曲调,其演唱器具较为简单,除了打击乐以外,不需要其它的乐器,但根据演唱形式的不同,打击乐器也有所不同。但不论是哪种形式,都是以唱为主。伴奏乐器有两件,均为打击乐器,一件是小扁鼓,另一件是小竹板。小扁鼓选上等实木制作,中间挖空镶上牛皮,周边刻上图案。小竹板跟快板演员用的竹板相似。小扁鼓与小竹板配上说唱曲词,就形成了富有闽北特色,独一无二的建瓯“唱曲子”。

       自古以来,建瓯“唱曲子”一直是由盲人演唱,仅存的两位盲人艺人已是耄耋之年,濒临失传。拯救建瓯“唱曲子”的重任,历史地落在了邹超燕的肩上。

  逸择邹超燕作为建瓯“唱曲子”的传承人,是因为他有家学传承;是因为他天生就有一副好歌喉;是因为他一直都在亲近这门艺术。邹超燕不负众望,首次以非盲人的身份登台演出就轰动芝城,由他领衔主演的建瓯唱曲子《全城之母》获福建省第四届曲艺节节目三等奖、《杨明劝妻》获福建省首届“丹桂奖”曲艺(电视)大赛业余组表演奖三等奖。2017年,南平市人民政府正式命名邹超燕为“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建瓯“唱曲子”代表性传承人”。经他传帮带,建瓯“唱曲子”后继有人,古老的艺术又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项目名称:建瓯唱曲子

主题词:建瓯唱曲子,曲艺

认证级别:省级

项目分类:曲艺

国家:中国

认证时间:2009年

认证批次:第三批

申报地区或单位:中国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市

建瓯唱曲子(图1)

标签: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底部广告